走在通往罗马的小路上。


(。ò ∀ ó。)
 

wine



*《龙族》

*恺撒×楚子航

*没有内容剧情的瞎搞抒情

*不能带脑子看哇QAQ



  这座港口城市的夜很繁华。有马路边挺拔的白桦,街边店铺层层叠叠的彩灯,以及浓烈而醉人的伏特加,细雨更是为港口蒙上了一层轻薄的纱。


  而此时的恺撒•加图索正坐在街边某个不起眼的酒吧吧台旁。他的金发蒙上了一层水气,当然,这丝毫不会影响它们的耀眼。这位贵公子正单手托腮,双目低垂,思绪放空的小口啜饮杯中的酒液。


  他在发呆。


  他看着,也许没有,他只是用他那双冰蓝的、没有聚焦的眸子盯着酒保飞速变换的双手,他看着无色的烈酒和蒸馏水在混合中变得混浊,呈现出纯纯的奇妙的乳白——那是他要的茴香酒——又一份。


  事实上,恺撒很少会像现在这样陷入迷茫,好像有人说过他是个无论何时都有方向有目标的男人,他明确的目标能够吸引带动身边人行动起来,可他忘了那是谁了。现在这个总是目标明确的男人陷入了迷茫,却没人能够跳出来告诉他,“恺撒,跟上。”或者是“恺撒,你这落魄的模样真是难看。”——不,又有哪里不对,没人可以用这样的语气对他,对加图索的代理家主,对恺撒说话,就算是阿卜杜拉•阿巴斯也不行。


  说到阿巴斯,他端详着手里乳白的酒液,恺撒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选择茴香酒,他明明并不喜欢这东西,上次喝还是在他二年级和阿巴斯第一次一起执行任务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他记得他们一次次的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那酒烈的像是被割/喉。


  可那只是宿敌之间的惺惺相惜罢了。而他现在,又为什么要在冰冷的俄/国街头,在一家不入流的小酒馆里自找“苦”吃?恺撒不想思考这个问题,他一想就觉得逻辑不通,他隐约意识到哪里不对。就如挂在他书房里那件劣质的仿佛是跟团旅游送的和服,它凭什么能够心安理得地在那儿与那些稀世珍宝为邻?


  他端起酒杯,灌了自己一大口烈酒,试图将这些恼人的问题从脑海里冲掉,可是怎么会成功呢?这些恼人的问题总就像是某个人,总爱在恺撒的脑子里蹦哒。不,那个人好像不太爱蹦哒,还总是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就像……像什么来着……


  “你好,先生,”有个清冷的声音从恺撒头顶冒了出来,恺撒抬头,发现声音的主人正歪着头望着他 ,“介意吗?”


  “不介意,请自便。”他微微笑了笑,将自己的椅子挪了挪以方便对方坐下。


  身旁的青年黄皮肤黑眼睛,身穿普通的白衬衫黑长裤,背着个长长的网球包。他有一副好皮相,黑发略长,软软的垂在耳侧,还有长而密的睫毛和那双黑沉沉的眼睛…


  不该是这样,恺撒想,那双眼里应该是黄金,对,炽热、蓄势待发、永不熄灭。


  哎,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有些像路明非说的虚影。


  但是,如果那个人真的存在,那该有多好啊。



感谢看完?_(:з」∠)_


查看全文

“啊~”
“啊……”

的感觉。

不细看还是可以的、啊哈哈。

谢谢大佬。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我渴望小心心… _(:з」∠)_

谁让它是生命之源。

查看全文

他根本不是驯鹿


《龙族》
(一点也不老的)圣诞老人恺撒×(伪)麋鹿精楚子航
*OOC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
*短小未完

1
少爷在他十六岁那天捡回来了一只驯鹿。

整个加图索家都沸腾了。

2
加图索家是历史最久远,规模最大的圣诞老人家族,他们以实现每个给圣诞老人写信的孩子的愿望为己任,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了数千年。每个加图索家的孩子,在自己十六岁那一年都会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驯鹿,这只驯鹿会终身陪伴它的主人,主人也不能同时拥有两只驯鹿。

总之,他们对彼此都是独一无二的。

驯鹿有拍卖会上买回来的,有长辈送的,有从小养大的。万万没想到少爷另辟蹊径,捡回来了。

3
恺撒很无辜。他本来想去寻找一只高大健壮,有着美丽的角的驯鹿,谁知道少爷伟大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就在森林边上遇见了那家伙。

他形单影只的在林间行走,像是徘徊的魂灵。但他又有一对也许是世界上最美的角,一岔一岔支立着的犄角仿佛海底多年的红珊瑚。

恺撒还看见了那双浅栗色的眸子,里面似乎盛着满天的星光。

于是少爷鬼使神差的轻轻上前,对上了那双眸子的瞬间他的呼吸都轻了几分。

“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他问。

4
如果可以,恺撒想回到那一刻给自己一个耳刮子。

这私奔似的发问是怎么回事!一见钟情也不带这样的啊!没有许诺没有目的地甚至没有自我介绍!最可怕的是那家伙居然同意了!说起来这素来胆小的品种见了他居然巍然不动!

“所以说,”他叔叔几乎在咆哮了,“他根本不是驯鹿!”

恺撒懒懒的抬了抬眼皮表示自己在听。

“你看这角的触感、形状,还有这长尾巴。全族上下的鹿都是棕色发深褐瞳的,就他一个与众不同你看不出来吗?”

恺撒转过头去,看到被争论那位正顶着他那张面瘫脸,安安静静的吃着甜食,安安静静地盯着恺撒。

“嗯,你说得对,他确实与众不同。”

好不容易被侄子肯定一次的弗罗斯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5
老头们经过一番讨论,得出结论,楚子航是一只麋鹿。生活于温带地区的那种。

恺撒看了看显示零下一度的温度计,满脸担忧。

最后楚子航裹着毛大衣跟着恺撒一起去工作了。不是爬烟囱送礼物,只是整理信件,因为初级圣诞老人是没资格去送礼物的。

恺撒对着满屋子的信件生无可恋,大脑罢工。列礼物清单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要我这天下第一的圣诞老人来啊!

楚子航默默看着他,抑制住想去摸一把毛茸茸的金毛的蹄子。这当然不用你来干,他想,我会帮你完成的。

6
“少爷要怎么办啊…”

“就是就是……”

恺撒在议论声中醒来,第一反应是他的麋鹿先生去哪了,看到在一旁看书的楚子航他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在整理礼物清单。

可是桌面上没有他只整理了一点点的清单,只有软绵绵的垫子,他刚刚正靠在上边睡觉来着。他抬起头,环顾四周。

“工作效率比不过自己的麋鹿,传出去人家会怎么说啊…”

“嘘,小声点…哎…都是老爷他们惯的……”

他看见了已经准备好的礼物堆。

旁边的楚子航把自己从书里抽出来,抬起头,那双人畜无害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你终于醒了。”

恺撒听见了自己脆弱的心脏受到暴击的声音。

“你睡了好久了,很累吗?”楚子航继续说,“没关系,你睡觉的时候我都帮你弄完了。”

恺撒沉默了一会:“我是不是…该向你道谢。”

少爷的工作能力不如他的麋鹿精的千分之一,这种事传出去会不会被笑死。

7
真是不争气,他想,这时候居然在沉迷美色而不是受到打击奋发图强好好学习。

圣诞老人当然要学习,学习怎么当好一个圣诞老人。

恺撒有些怒己不争。妈妈走后他就赌气一般的和家族对着干,就算家族真的是为他好也坚持着。反正他一直是最耀眼的,老家伙们只能急得气得跳脚。

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为了什么变强,朝着什么前进。

不过刚才好像得到了答案。

8
“少爷突然开始好好学习了!”

“真的假的?老爷没打算生二胎啊…”

“总管也没到退休的年纪…”

“听说少爷养了只麋鹿之后就这样了…”

“听说那麋鹿精美若天仙,头发比乌木还黑皮肤比白雪还白嘴唇比樱桃还红……”

偷听的楚子航默默的扭过头去,不知道这白雪公主似的描述是在说谁。

“少爷说他的眼睛里有星星。”

9
不知是不是错觉,恺撒感觉最近楚子航对他很好。

好吧,他一直对自己很好,只是最近特别好。

恺撒看着帮他给钢笔灌墨水的楚子航,心情很好的想。

“你当初为什么会跟我走?”恺撒忽然问。

楚子航看着他好不容易好好学习的少爷,他冰蓝的眼睛里好像装满了深情,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看你帅吧。”

眼前的金毛霎时笑开了花。

“不信。”笑开了花的金毛说。

面无表情的面瘫麋鹿精看着毛茸茸的金毛,抑制住自己的蹄子。总不能说我想撸你的毛吧,他想。

TBC.(?)

画手不务正业。

喜欢就戳一下小心心和小手手呗。qwq

查看全文

收到的评论都是
可爱
有评论我很开心啦
可是

查看全文

“大怪兽会保护小怪兽,所以小怪兽不用害怕。”
路哥生日快乐哈。
我知道晚了一分钟。

为什么

我灰色系的图热度都比彩图高。

查看全文

送别人的生贺。

我想画更新

可是忘带画笔了。

查看全文

六一儿童节!🎈🎈

不会滤镜嘤。
CPtag是私心。

© 赤紫苏 | Powered by LOFTER